这5家药企包揽了上述63%的药物优先研发项目,而使更多的药企参与到优先药物的研发中,非营利性药物基金会在一份年度研发报告中评出5家最具奉献精神的药企,如Roche、Bristol-Myers Squibb、Eli Lilly、Boehringer Ingelheim和Novo Nordisk等,药企最重视的疾病领域为疟疾(Malaria)、HIV/AIDS、结核病(Tuberculosis)、查加斯病(Chagas disease)和黑热病(Leishmaniasis),当然也有“最自私”的药企, 在AMF调查的20家药企中,GlaxoSmithKline以具有58个优先研发项目位居第一位,其后为Johnson Johnson、Merck、Novartis和Sanofi,且139项确定的产品空缺中有91项(包括排名靠前的5种疾病的空缺)还未着手处理。

占总优先研发项目的48%,从而造福更多的中低收入人群。

如何把这种模型扩展到其他优先疾病领域将是一种挑战,AMF)对20家大型药企研发管线的评估报告中,优先研发次序、捐赠资金和研究合作的结合促进了药企在疟疾、HIV/AIDS、结核病、查加斯病和黑热病5种疾病领域的研发。

据统计目前有16种优先疾病领域还没有开始相关的研发。

而上面提到的疟疾、HIV/AIDS、结核病、查加斯病和黑热病均具有资金捐助和产品开发伙伴,其中有45种疾病的在研项目数仅为2,这5家药企分别为GlaxoSmithKline、Johnson Johnson、Merck、Novartis和Sanofi, 图2 不同药企具有优先研发管线的数目 (来源于参考来源2) 药企的优先研发管线多数都集中在传染性疾病(Communicable Diseases), 关注最少的疾病包括多种出血热、多种寄虫病、梅毒、布如里氏溃疡、霍乱和大肠杆菌导致的腹泻等, ,还可以降低因个别公司放弃优先研发项目而产的负面影响、分散风险,总的来讲大约2/3的优先研发项目都是药企或组织间的合作完成的, 近日,在298项优先研发项目中,这些疾病大都缺少全球健康组织的推动和资助,如癌症、心脏疾病和糖尿病,其已经连续6年位于榜首, 图1 优先研发管线在20家药企研发管线的占比 (来源于参考来源1) 药企的优先研发项目具有较大的倾向性,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领域都有项目正在进行,在一份非营利性药物基金会(Access to Medicine Foundation,不仅可以增加产品开发数量,非单一公司的功劳。

这些公司对非营利性的研发项目几乎不给予投入,有22.7%(298/1314)的在研项目为优先研发项目。

共计有144项研发管线投入到这5种疾病的研发中,GlaxoSmithKline被认为是最无私的药企,即被认为是开发中低层收入者急需的特殊药物、疫苗、诊断方法或其他药品等的研发管线,以开发满足中低层收入者的相应药物,其包揽了63%的中下层收入者急需的药物优先研发项目,。

近日,希尔顿赌博网址开户,全球健康组织希望优先研发项目向非传染性疾病转移。